当前位置:宜昌整形医院搞笑鬼奴
鬼奴
2022-08-30

从前,有个名叫王大胆的赌徒,他以务农为业,三十几岁尚未娶妻。每年秋收之后,他都会带着一半的卖粮钱到城里的赌馆去推牌九,每年都输得精光,第二年照样还去。

这一年,王大胆的手气依然不佳,不但输光了钱,连身上棉衣也输了。按照赌馆的规矩,他找到赌馆老板,要了回家的路费,又要了只麻袋,披在身上御寒,这才垂头丧气地往家中走去。

不知不觉,王大胆已走了一天,前面隐约出现了亮光,他走近了,看见一间大房子里灯火通明、乌烟瘴气,有十几个人正在吆喝着推牌九。

王大胆听得心痒难耐,他摸了摸怀中的路费,推门而入。他一屁股坐上赌桌,碰巧今天庄家的手气很背,王大胆竟赢了一点。庄家没钱了,他就挤上前去坐庄。也真邪了门了,这天王大胆的手气特别旺,翻着跟斗似的赢钱。

金鸡报晓,一夜已经过去了。赌徒们陆续离开,剩下几个输得多的有些急了,竟一齐来抢王大胆。

王大胆身强体壮,抡开巴掌,把那几个家伙打得连滚带爬。其中一个小个儿落在了后面,被王大胆一把拎了起来,连同桌上的钱一起都塞进了麻袋。

王大胆双手攥着袋口,背起来就走。走出房门,他见面前尽是坟包儿,回头看,那间大房子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坟,坟前立有一块大碑。王大胆也不管,哼着小曲儿,直奔家中。

到了家中,父母好一顿埋怨。王大胆重重地把麻袋往地上一扔,说:“儿子这回不但赢了钱,还带回了一件好东西呢!”说着,把麻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。

一个肤色惨白、瘦骨嶙峋的小鬼呆呆地站在一堆银子和铜板中间,王大胆一把掐住它的脖子,用一根鱼线套了上去,用力勒紧,系了个死结。鱼线的另一头系在王大胆的手上,他使劲儿一拉,小鬼就尖叫起来。

王大胆的父母吓得大叫:“你到底弄了什么东西回来?这声音听得人心慌,但是我们咋什么也看不到啊!”

王大胆不由哈哈大乐。他心说:谁让我抓了个真赌鬼!要不把它当成奴隶,替我干活?第二天,王大胆就把小鬼系在犁上,代替老牛耕田。他一边用力鞭打小鬼,一边还骂骂咧咧的。

再说那小鬼,身上挨了鞭子,虽然凄厉哀号,连滚带爬,但比耕牛还快,而且劳作一天不用休息和饮食。

来往的乡邻也看不到小鬼,只见王大胆凶神恶煞地吆喝和鞭打,田地便自动耕好了,都觉得很神奇。

就这样,一年过去,王大胆耕种了比往年多十倍的田地,秋天收获的粮食堆满了十间大粮仓。

这个小鬼就哀求王大胆,放了它。王大胆瞪圆了双眼,说:“按赌场的规矩,本应该要砍你的手脚。但大爷我网开一面,只是留你干三年活,你别不识好歹!”

到了冬天,王大胆又拿了一半的钱去城里赌,又输了个精光,好在今年收入很多,有足够的钱过年。过年期间,王大胆手气更衰,同乡亲邻里赌钱,逢赌必输。

小鬼看准了王大胆手气极衰,便提出同他赌牌九。如果王大胆赢了,它再给王大胆干四年活,要是王大胆输了,就得马上放了它。

王大胆当即答应。赌徒嘛,一天听不到稀里哗啦的牌声,就睡不着。一听说要和他赌,比吃了仙桃还高兴,

小鬼拿到牌一翻开,就傻眼了,没想到自己手气更衰。王大胆开牌,果然赢了小鬼。小鬼不服气,说,再赌四年。开牌,它又输给了王大胆。小鬼后悔不该赌,悔得肠子都青了,只能认输不赌了。

可王大胆勾起了兴致,不容它不赌,一共玩了几十把,赢了小鬼几十把,看来它是一百年也走不了了。

这天,王大胆命小鬼驾车在田里收割粮食,本地的李财主夫妇也来看热闹。王大胆挥手同他们打招呼,向前驱车,却见小鬼缩在地上,头几乎插进土里了。

王大胆用力鞭打了几次,小鬼才缓缓说道:“我以前嗜赌成性,拖累了父母,曾发誓若要再赌,就变得不人不鬼。但恶习难改,最终二十岁就暴病而亡。死后誓言应验,变成了这个模样,停留在阴阳之间,既不能超升为人,也不得入地府为鬼。那两位老人家正是我的生身父母,还请大发慈悲,不要让我和他们相见,白白难过。”

王大胆也听说过,李财主的二儿子十年前就死了。他觉得眼下这种情况非常有趣,便不容分说地拖着小鬼来到李财主夫妇面前。

李财主问:“大胆,听说你在城里赢了一件宝贝回来,能不能让我看看啊?”

王大胆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小鬼拎了出来,举到夫妇面前,说:“老爷子,这就是那宝贝!”

李财主夫妇眯着老眼看了半天,也没见到什么,就问:“这是什么宝贝啊?”

“这不就是你家二小子嘛!”王大胆得意洋洋地说,“那天夜里,我从城里回来,看见有人在赌钱,就过去玩了几把,把他们都赢光了。最后,还把你家二小子抓了回来。听说你家二小子活着时是个废物,现在却能抵得上十头好畜生呢!”

李财主夫妇如何肯信?只当听了一番疯话,转身离去了。此刻,王大胆没有注意到小鬼眼中射出了凶狠的光芒。

当天晚上,小鬼又提出要和王大胆赌博。王大胆哈哈大笑,问:“你还赌什么?你还有什么可以输给我的?”

小鬼说:“我用我媳妇和你赌!”

王大胆一听,“噌”的一下坐了起来,他问:“你还有媳妇?”

小鬼回答道:“我死的时候还未娶妻,父母就花钱买了个刚刚死去的姑娘,给我合了阴婚。你赢了,就有媳妇了。你输了,减掉我十年工龄就行。”

王大胆大喜过望,当即应允。二人分牌,一看,小鬼又是一手烂牌,又输给了王大胆。

当晚,王大胆随着小鬼回到了他们相识的那座大坟前。

小鬼对着坟堆,呼唤道:“婉娘……婉娘……”

话音刚落,从坟后面走出来一个妙龄少女。只见那少女婀娜多姿,貌美如花。王大胆不由心神一荡。

小鬼指着王大胆对少女说:“婉娘,今后他就是你的丈夫了。”

婉娘瞄了王大胆一眼,羞怯地点点头。王大胆一问,方知她是城中卢秀才的女儿,死时年方十六岁。普通人肯定是不敢要这样的新娘的,但王大胆是谁?他浑身是胆。最后,他高高兴兴地带着婉娘回了家。

按理说,美人在侧,王大胆的日子应该是越过越滋润了,然而不到月余,王大胆已经形容枯槁、憔悴不堪了。王大胆请来许多大夫,试了无数药方均无济于事。

这天,王大胆强打精神,到田里监督小鬼。突然,他觉得一阵凉气从脚底心升起,身体慢慢软了下去。等他重新有意识,只觉自己无比轻盈,再低头去看,另一个自己正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呢。原来,王大胆是魂魄出窍了。

小鬼见状,不由大笑起来。

王大胆的魂魄忙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小鬼回答:“你是人,婉娘是鬼,人鬼交欢,其人必死啊!”

王大胆的魂魄听了,语无伦次道:“可是、可是我明明赌赢了啊……”

小鬼冷冷地说:“你这是赢了赌局,输了性命啊!往后,咱们可就一样啦!”

王大胆的魂魄还要发问,冷不防一条锁链已经套在了他的脖子上,火辣辣的疼痛。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两个青面獠牙的高大鬼卒,手持锁链来到了自己面前……

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